随机漫步的市场文谛资产的量化多策略如何多维度获取收益

随机游走假说是金融学上的假说,认为股票市场的价格,会形成随机游走模式,因为它是无法预测的。换一句话说,未来是极度不确定的。于是,这个世界出现了一群尝试通过“量化”的方式去减弱主观预测的创新玩家。他们认同市场的不确定性,力求通过不同的方式适应这样的不确定性,从而追求具备一定概率的确定性。身处其中,文谛资产表达了他们与此相同的投资理想,他们追求的是与市场涨跌无关的超额收益。

文谛资产团队组建于2012年,最开始研发的是经典的趋势跟踪策略,在2016年,公司正式成立,开始开发高夏普的指数期货策略。 随后,在市场较为震荡的2018年、2019年,他们产品的年度业绩均为正收益。目前形成了以量化CTA、套利策略、宏观策略齐驱的较为完整的量化产品线。“低回撤”是他们对自己贴上的标签,就投资理想而言,他们不求规模最大,只求收益最稳。对于量化投资将成为未来的资管行业的主流形式之一,文谛资产很坚定他们认为:”量化需要的只是一些时间。” 

(闫宝才遗书,图片由好车容易公司提供)

好车容易公司提出希望业务转入太原,但在按照滴滴要求的流程提交系列材料后,滴滴并未回复。此后,好车容易公司多方联系滴滴,最终,滴滴给出了拒绝理由,“运力过剩”。

二、既然承诺黑车司机被罚由滴滴报销罚款,是不是公然组织鼓励非法营运?

(好车容易公司向太原滴滴分公司提出合作申请,但一直未收到回复,图片由好车容易公司提供)

闫宝才遗书曝光:后悔做网约车!

4、广泛的投资标的:全球150个市场的期货、期权、黄金、外汇等广范围的标的。

另一方面,滴滴相继宣布北汽新能源、比亚迪、长安汽车、东风乘用车等汽车厂商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建设面向未来的新能源共享汽车服务体系。可见,未来车企将会成为滴滴最大的CP,传统的运营商面临更严峻的形势。

策略收益长期的控回撤能力与差异化的策略收益来源于策略框架的不断优化,研究体系的更新密不可分。与国内一般量化资管的研发框架不同,文谛资产更注重各策略板块的架构。他们认为,除了要做“精耕细作”的事——把量化研发流程专业化细分,培养各细分领域的专家,产业化的研发模式也举足轻重。而要达到产业化的目标,关键在于 “联动”。如何建立长效的研发机制,搭建更卓越的研发能力,各策略板块之间的有效联动是关键。而这个过程中,又涉及到新工具的开发于应用,核心研发人员的相互配合。

根据好车容易公司发布在官方公众号“山西网约车之家”的声明来看,在今年1、2月,公司向太原滴滴分公司提出了合作申请,但是得到的答复是材料上报,之后并未回复。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今年7月,滴滴正式推出网约车开放平台,开放平台将向第三方出行服务商开放。同时,小桔车服宣布组织架构升级,小桔租车升级为小桔租车平台,组织架构调整后,汽车开放平台并入小桔租车平台。

据文谛资产介绍,董事长周时和有30多年金融证券从业经历。曾任职于银行、证券和投资公司,总经理周秀萍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曾于公募、私募任职,在私募任职管理的规模超过百亿。投资总监曹麒麟曾任职于券商、私募,在技术面分析和基本面分析以及中国特色资本市场分析颇有建树,擅长宏观策略对冲和微观策略组合。其他投研人员具有较强的理工科背景,策略研发有来自IBM的工程师,也有从海内外TOP级高校毕业,具备多年量化策略研发经验的成员。

非法营运车辆大幅增加,导致合法司机的利益受到损害,“每天在车里工作12个小时以上却得不到相应的回报,除去月供,电费,保养维修等基本开销,一个月工作360个小时只能赚到4-5000元,相对于巨大的劳动付出和身体损耗收入完全不成比例。”

据老贾表示,目前,司机和公司的诉求一致,希望政府和平台能够兑现承诺,清退不合规车辆,清退黑车,保证合规司机合规车辆的利益。

在自杀前,闫宝才写下了一封遗书,被非法营运的网约车逼死,闫宝才呼吁:“别做网约车了,这是我这辈子最傻逼的一个决定。”他表示,即使自己网约车租赁公司名下的网约车辆均拥有“双证”也无法与滴滴合作,但没有取得政府发放的合法证件的车辆却可以接入滴滴。“利用大量的非法运营车辆垄断市场,给合法网约车设置不可逾越的障碍,以运力过剩为理由,拒绝合法运力公司合作,不让这些合法车辆使用滴滴平台,等于给这些合法车辆判了死刑。”

文谛资产介绍,自己的CTA策略区别其他市场同类策略在风险控制上有较为突出的优势,他们总结为以下三点:

量化多策略的另一个重要组成是股票多空策略。股票多策略中股票占比8成,业绩基准是沪深300;采用多因子模型在沪深300票池内量化选股,选择标的数量通常为60~80只,根据市值和因子权重确定股票权重。期货占比2成,他们使用股指期货对冲股票端系统性风险。

2,良好抵御极端风险:实时进行多层次风险评估,提高组合对极端不利市场的抗性;

一方面,小桔租车升级后,用户可以直接在滴滴APP内的“小桔租车”入口下单选择租车服务,随取随还,无论是新能源车还是燃油车,都不需要用户在还车时加油或充电,并且费用比打车低,这意味着小桔租车的上线必然会稀释一部分网约车司机的订单。

三、设置所谓的配额制度,卡控合作的合规运力公司,全国拒绝新的合规运力公司加入,却让无证车辆随意注册营运,是否是真正打击的是政府的发放的合法牌照?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侵害合法企业利益,是不是黑车非法营运最大的保护伞?

但滴滴拥有出行市场八成的市场份额,无法进入滴滴平台对好车容易公司的司机来说缺失了重要的接单平台。

这对于滴滴的CP运营商来说,不是好消息。

双方的地位产生对调,传统运营商与滴滴的合作也越来越难。老贾透露,现在与滴滴签约CP合作,需要一定的资源关系和大额的费用,此前晋中的合作也产生了这些费用。

1,多维度获取收益:单策略从不同纬度捕捉交易机会,盈利趋于平滑;

1、与股市呈弱相关性:主要投资于商品期货、期权及股指期货,与股票投资形成互补;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山西好车容易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主要经营范围包括汽车及配件销售、二手车经纪、汽车租赁、代办机动车上户、汽车信息咨询服务等。闫宝才持股49%,为法定代表人。

(好车容易公司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由好车容易公司提供)

老贾透露,公司司机此前在晋中接滴滴平台单时,由于滴滴并未被当地准入,司机被罚款一万元,事后,滴滴平台报销了这一万元。

据老贾提供的数据,太原市共有1万左右的车辆依法取得了《网络预约出租车运输证》,但是从市场供给上来说,太原所有平台,尤其是滴滴平台保守估计营运网约车辆在3万台以上,这意味着太原市目前非法营运的车辆至少是合法车辆的两倍以上,而且多数为不符合网约车细则要求的车辆。

(闫宝才住院治疗,图片由好车容易公司提供)

对于未来,文谛资产表示,他们将在三个方面拓展能力来参与这个“随机漫步”的市场:首先,他们认为帮助增厚收益的另类数据应用还有很多可提升的空间,譬如继续提升数据来源,创新数据使用的方式(机器学习构建另类数据因子等);其次,提升组合的稳定性,更高的抗风险能力仍然是追求。另外,他们希望扩大交易标的的范围。

放眼整个市场,量化CTA有以下突出优势:

黑车盛行,网约车运营商之殇

近日,网传山西好车容易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车容易”)创始人闫宝才于12月26日下午,在家中服用头孢等药物及白酒自杀,后被紧急送往附近医院抢救。猎云网第一时间联系到好车容易公司经理老贾,其表示情况属实,目前闫宝才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仍有轻生想法。

文谛资产CTA策略覆盖了市场上主流的投资策略。具体来看,事件驱动策略占比重较小,占有10%,事件驱动策略通过另类数据或者价量数据,捕捉市场中存在的突发事件对期货价格所带来的波动,并提前买入获取收益。基于场景预测的趋势跟踪策略占到60%,该策略属于文谛资产“独家秘笈”的策略, 场景指的不仅仅是走势,还包括可能的路径、风险、市场情绪和相互影响等等。此外,套利策略占比30%,较历史,文谛资产的该策略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在期货套利策略的细节上做得更好些。目前只投产了1/3的策略用于实盘交易,未来2年内还持续有储备策略投产。不能确保当下净值曲线斜率永远不变,但保持一定的盈利优势是可能的。

在进入滴滴平台失败后,最终,好车容易转而与首汽约车太原分公司签订合作协议,成为首汽约车太原市的运力公司。同时接入高德、小牛快跑等网约车预约平台,并且开拓自营城际线路业务,与当地酒店、旅行社等合作,试图通过多元化的业务给司机增加收入。

2、充分使用杠杆:保证金交易制度;

在今年2月3日-5日的极端市场行情下,不少基本面和宏观对冲交易者在年前押注低库存推升钢材价格,在年后损失惨重。农产品(含油料油脂等)中的油脂(棕榈油、豆油和菜油)表现强势,但仍在节后第一个交易日跌停。文谛CTA策略在化工、农产品的仓位获得较好的收益,黑色(主要指的是钢材、铁矿石)录得亏损。国债期货多头头寸获利颇丰。也在高波动环境下,文谛CTA提供的是从分散投资、多策略逻辑叠加和保守风控的一篮子解决方案,致力于在惊涛骇浪抵抗短中长多个时间维度的多维度风险。

3,动态调整策略占比:依据宏观观点把握风险溢价的预期变化和策略拥挤程度,适时调整投资策略的权重。

3、穿越牛熊:可以进行多、空交易;

量化多策略以CTA策略为主要收益来源,以股票Alpha策略作为风险垫,平滑收益曲线。在资金比重上,两个策略的比例是1:1,已达均衡配置,优势互补。在收益端,多策略从不同维度捕捉交易机会。风险端,实时进行多层次风险评估,提高组合对极端不利市场的抗性。另外,策略会根据宏观情况把握风险溢价的预期变化和策略拥挤程度,适时调整投资策略的权重。

(太原网约车司机自发维权,图片由好车容易公司提供)

由于好车容易公司车辆无法注册滴滴平台,合法司机收益大幅下降,导致大量司机退租,司机与公司的矛盾日益凸显,公司经营受到巨大压力。最终,闫宝才选择自杀,希望通过自己的命来为公司和司机师傅们发出最后的呐喊。

闫宝才在遗书的最后请求政府鼓励合法公民自发打击黑车非法营运,请求政府对无证黑车发单的平台给予重罚。

一、把所谓的过剩的运力车牌号,每天发生的真实订单,不弄虚作假的发给国家监管部门,让监督者清楚的看一看有多少黑车,每一天有多少非法营运?

(山西好车容易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股东信息,截图来源企查查官网)

在网约车发展初期,传统运营商填补了滴滴在运力上的不足。彼时,滴滴需要依赖于运营商,但随着滴滴市场占有率越来越大,运营商反过来需要依赖于滴滴的订单获得客源。

闫宝才在遗书中三问滴滴:

老贾告诉猎云网,此前,公司曾在晋中市与滴滴签约CP合作商,但是由于滴滴未在晋中市取得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许可证,导致当地的业务无法正常开展,今年8月,滴滴提出解约。

猎云网就此事向滴滴官方求证,其表示正在向太原分公司了解情况,仍在调查此事中,截至发稿前,滴滴官方并未正式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