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苏东坡你最先想到的是诗词歌赋还是一桌菜

苏东坡 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都不如给你上桌菜

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里写道:“一提到苏东坡,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

前两句还挺正常,到了后两句,又是尽显吃货本色:牡丹啊牡丹,你开得这样好,我实在不忍心把你放进油锅里炸着吃啊!

这道汤羹在苏东坡初出茅庐时就已品尝过,那时他凭借文章《刑赏忠厚之至论》一举高中且名扬京城,正准备敞开肚皮吃遍京城之时,忽闻母亲离世的噩耗,只能匆忙赶回眉州老家奔丧,为母守丧三年。苏母程氏的骤然离世,对苏东坡的打击极为沉重,许久食不知味,这一切被他的妻子王弗看在眼里,于是精心为他烹制了这道东坡羹。

职场新人苏东坡踏入仕途后,他的世界也如这一块洁白的凉粉,在官场的酸辣咸鲜中打个滚,蘸满调味料,滑入舌尖。

当苏东坡被贬到惠州以后,连东坡肉都没办法吃得尽兴了,于是他将东坡肉改版升级为梅菜扣肉。当地的梅干菜泡发后,烩入东坡肉,梅干菜吸饱了东坡肉的肉汁与油分,爽口而不腻人,一时成为了惠州宴席上的佳品。

简单的汤羹暖心暖胃,对于一个吃货而言,食物永远是最治愈的,苏东坡的内心感到了极大的安慰,因为这道汤羹如同母爱般质朴,看似平凡,却又滋味无穷。

众所周知,河豚鱼有剧毒,但仍然阻止不了苏东坡对它的热爱。古籍《示儿编》中有记载:苏东坡谪居常州时,就很爱吃河豚鱼。当地有一家人特别善于烹饪河豚,于是邀请苏东坡上门品尝,心想着若是苏东坡能为此写点诗词,以后就作为宣传文案,一定会将自家的河豚鱼打造成网红单品!

苏东坡在《又一首答二犹子与王郎见和》中写道:煮豆作乳脂为酥,高烧油烛斟蜜酒。

影片以疫情最前沿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及病患为主线,以深夜孕妇运送志愿者为辅线,展现了平凡的医护人员及百姓在疫情面前不舍昼夜、不惜生死、守望相助、共克难关的温暖故事。

现场,纪录电影《武汉日夜》还首度曝光了片尾曲《所有的所有》MV和声波版海报。歌曲《所有的所有》由音乐人常石磊作词、作曲并演唱,能够以这种方式参与到《武汉日夜》这部电影中,常石磊直言非常荣幸:“这部真实又充满力量的纪录电影,让《所有的所有》表达出了更多东西,变得更有温度。”

幸亏宋代林洪没忍住,在《山家清供》中暴露了秘诀:“东坡豆腐:豆腐葱油炒,用酒研小榧子一二十枚,和酱料同煮。又方纯以酒煮,俱有益也。”

宦海沉浮多年,仕途坎坷,苏东坡的这桌菜,吃的是他的亲情、爱情、友情,吃的是他人生每个逆境时的释怀与旷达,吃的是他与生俱来的乐观与才情,还有他丰富有趣的灵魂。

按照中国人的饮食习惯,苏东坡为大家端上桌来的第一道菜当然是开胃菜,即“东坡凉粉”。

一句话言简意赅地表明了河豚鱼的鲜美,好吃到苏东坡竟然可以为它去死。这道河豚鱼,也让我们看到了苏东坡的执着与赤子之心:对于热爱的事物,必须要有点勇气,甚至有点舍弃精神,这样才能算得上是热爱。

首映礼上,《武汉日夜》出品人、电影频道节目中心主任曹寅也向中国电影博物馆捐赠了电影拷贝。这段对武汉那段特殊日夜的记录,也将作为人们2020年共同的记忆,被永久纳入馆藏。曹寅表示,作为国内首部进入院线发行的抗疫题材电影,《武汉日夜》希望观众不仅是重温武汉抗疫感人的日日夜夜,更重要的是从中汲取伟大的抗疫精神,捕捉闪耀的人性光辉。

这道菜源于今陕西凤翔县,也是苏东坡初入仕途的第一站,当时他任职凤翔府签书判官。

苏东坡:哎哟,不要,不要,真的不要。

苏东坡为我们端上桌的最后一道菜是一碗东坡羹,《东坡羹颂》里这样写道:东坡羹,盖东坡居士所煮菜羹也,不用鱼肉,五味有自然之甘。

谁知苏东坡到了后,就被河豚鱼的鲜美所吸引,大快朵颐。主人一家都躲在屏风后面偷看,不愿错过苏东坡的一言一语,结果苏东坡一直在“沉浸式”品尝,一言不发。

关于河豚鱼,苏轼曾在《惠崇春江晚景》中提到: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值得一提的是,《武汉日夜》导演曹金玲特别邀请本片30位摄影师与她共同完成了这支片尾曲MV的制作,展现出更多来自战疫一线的珍贵画面。

大概推辞了几十次,苏东坡没办法收下了,但他收下后就亲自指点家人将这些猪肉做成红烧肉,再回赠给参加抗洪的百姓。百姓们原以为苏东坡只是清廉,却在这些肥而不腻、酥香绵长的红烧肉里发现了他们的知州竟然是个隐形大厨,于是纷纷效仿,起名“东坡肉”。

主人心想:我做了半天的河豚鱼,你竟然一言不发?该不是我做得不好吃吧?

纤纤玉手将面团搓成如玉般的细长条,放入油中煎得金黄。东坡馓子其实就是徐州的蝴蝶馓子,细细长长绕成一团又一团,酥脆咸香,苏东坡竟然将这个馓子比喻成了美人手臂上缠绕着的金饰,一下子就让这个民间点心有了格调与风韵。

在本场特别节目中,纪录电影《武汉日夜》主创特别在北京、武汉两地之间举行互动连线。影片摄影团队代表受邀重返武汉拍摄地,见证曾经被按下“暂停键”的空旷城市,如今再次重新变回烟火人间,散发温暖与生机。

热菜之一 东坡肉升级版之梅菜扣肉

点心 东坡馓子、东坡炸牡丹

老百姓:大人,你收下吧,我们的一点心意。

由此看来,小香榧子是这道菜的点睛之笔。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百吃不厌,只要菜单上有它,不点上桌,总觉得缺了些什么,东坡肉就是这样的存在。不过,苏东坡一直喜欢创新,所以这第二道端上桌的菜是东坡肉的升级版:梅菜扣肉。

而知己,又何尝不是人生中的点睛之笔呢?在苏东坡被贬的那些岁月里,佛印就如同东坡豆腐中的那一二十枚香榧子,他们一起谈论诗词与佛学,让苏东坡内心的郁郁不得志化为了旷达与乐观。

而东坡炸牡丹的出现,原是件极为风雅的事情,某次东坡冒着雨去赏牡丹,看着雨中的牡丹,苏东坡吟了首《雨中明庆赏牡丹》:

初尝官场百味,他是有所期待的。

苏东坡端上来的第五道菜是一个点心双拼:东坡馓子和东坡炸牡丹。

纤手搓成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

为《武汉日夜》献唱主题曲《你真好》的知名演员周迅,当日通过一个个疫情下的动人瞬间,解读了自己心中“有你真好”的内涵——它是尊重生命,是学会感恩,是爱有回音。“我自己很开心能够有机会唱这首歌,看完电影后再听这首歌真的很有感触,人和人之间互相帮助,有你真好,希望大家在未来的很多年延续互相帮助的精神与情感。”周迅说。

这个“会心一笑”,大概是因为脑海里与苏东坡同时出现的还有东坡肉、东坡豆腐、东坡鱼……历经千年,“苏东坡”依然是个屹立不倒的IP。若是苏东坡做东,请你去他家吃一桌菜,又会给你怎样的惊喜与感悟呢?

据悉,《武汉日夜》目前已开启预售,将于1月22日正式登陆全国院线。(完)

梅菜扣肉的前世自然是经历了三次路演的东坡肉。追本穷源,《徐州风物志》《徐州文史资料》《徐州古今名馔》都有记载,东坡肉是苏东坡在徐州时所创制,后在苏东坡被贬黄州之时,得以再次研发,为此苏东坡还写了首《猪肉颂》,最后东坡肉在杭州一举成名。

没错,在吃货的眼中,什么都可以吃,牡丹都可以进油锅里炸。苏东坡当时忍住了,守住了名士的风雅,但事后并没忍住,于是就有了东坡炸牡丹:用牛酥煎牡丹花蕊,既保留了牡丹原本的形态,又锁住了牡丹的花香,入口竟还有一股奶香。

正当这家主人心灰意冷之时,苏东坡忽然丢下筷子,大声说:“也值得一死!”

东坡羹的食材极为简单,将荠菜、菘菜等鲜蔬反复揉洗,以去除苦味,盖上涂了生油的瓷碗焖煮,再加入生米姜丝焖煮至熟透。

苏东坡端上桌的第三道菜,是他曾经为挚友佛印和尚的“私人定制”,据说这道菜曾让佛印和尚吃得欲罢不能,差点忘记自己是个出家人,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东坡豆腐。

古代豆腐又被称为“乳脂”“脂酥”,苏东坡将火烧到最旺,倒热油,放豆腐,用蜜酒烹饪。听上去似乎有些寻常,但你别忘了,苏东坡后来被贬儋州时曾写信给他的幼子叔党,叮嘱他生蚝很好吃,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由此可见,苏东坡在这首诗里,对于东坡豆腐的做法,其实也有了一点保留。

那年凤翔的夏天很热,苏东坡去了凤翔东湖避暑,谁知避暑之地依然很热,宋朝没有空调,也没有冰淇淋,于是我们的吃货苏东坡发明了凉粉:先命人取滨豆(也称作小扁豆)研磨成粉,熬制成糊状,再盛入石头器皿待其冷却后,切成条状,配以盐醋辣椒等佐料凉拌。

明日春阴花未老,故应未忍着酥煎。

凉拌后的凉粉口感爽滑,且清凉解暑,又是平价的食材,很快就流传进了民间,后人称之为“东坡凉粉”。

东坡肉在徐州与杭州出名的剧情如出一辙,都是因为苏东坡治水有方,抗洪筑堤保城,百姓们为了感激他,纷纷送肉去他府上。

我们先介绍一下东坡馓子,东坡馓子在古代是寒食节的冷食之一,因为寒食节禁止生火,百姓们只能提前准备冷食,所以馓子又被称为“寒具”,为此苏东坡还写了首《寒具诗》:

经历了多次被贬,苏东坡的这道东坡肉也随着时间与际遇的变迁而改变,最终升级为梅菜扣肉。经典未必不可超越,苏东坡对于美食的改版,也反映了他的人生态度:随遇而安,享受当下。

苏东坡端上来的第四道菜是江鲜:河豚鱼。

霏霏雨露作清妍,烁烁明灯照欲然。

苏东坡:哎哟,不要,不要,不要客气嘛。

日前,电影频道携手数百位电影人共同发起“有你真好”大型融媒体公益观影活动,截至目前已有251位电影人积极响应,他们将在全国28个省及直辖市共70座城市推出逾350场《武汉日夜》公益观影。

夜来春睡无轻重,压扁佳人缠臂金。

点心是可以充饥,却又不愿吃饱的食物,苏东坡的这道点心双拼,是他坎坷仕途中的点缀,是他生活中出现的庆幸与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