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一个快递小哥的故事!

本文材料综合知乎、墨子星等;故事的讲述者是湖北人,因为老家的生意没做好,几个月前到武汉当了一名外卖小哥。

每户的窗口后面,都有人!

来自澳门的郑毅庭表示,最近的生活大家都有不方便,但这是在保护我们的家园、守护我们的城市,相信政府我们一定会取得胜利。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在京港澳人士、机构和企业等,以捐款捐物等方式支持内地防控疫情,近期企业还稳步推动复工复产,期盼早日与内地民众共渡难关。

从环保公益的角度,也能够增强用户对绿色出行的价值认同。滴滴通过打造“滴滴行者”的公益品牌,支持出行场景下努力实现生活价值和社会价值的“行者”们,他们就包括了滴滴公益基金会支持的三江源生态巡护员们。通过里程募捐和巡护员故事传播,让更多公众了解并支持气候脆弱地区的保护工作。

这背后,和政府及商家的努力分不开:疫情当前,武汉的一些超市还在加紧备货,盒马等生鲜平台的工作人员全部留守武汉:整个疫情期间,武汉的物资供应一直都很充足,虽然叶菜类生鲜很难买到,但全国的情况和武汉都差不多。

虽然这个订单本来只要20分钟就能送达,最后却花了一个多小时,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暖暖的。

滴滴出行CSR环保项目负责人李依风在边会上介绍,滴滴一直致力于为全社会提供更便利的绿色出行选择,减少交通出行排放,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在推进绿色出行发展中,滴滴推出的拼车、顺风车、青桔单车等业务能够很好地与城市公共交通系统结合,促进低排放的交通方式成为人们出行的首选。根据滴滴向UNFCCC申请的《网约车碳减排方法学》计算,2018年拼车、单车等绿色出行业务贡献了46万吨碳减排量。另外,目前滴滴平台上的100万辆电动车有年均59万吨的碳减排能力。

企业是推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主体。滴滴出行持续推动城市可持续发展,积极组织应对气候变化公益活动,推动公众参与和气候议题传播,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我今年30多岁,此前做过投资,算是有一点社会阅历的人,但还是不知道N95是什么,问了几家,人家都说没有N95。

武汉,一个900多万常住人口,500多万流动人口的省会城市,像电影中的情节一样,说封就封了?我有些不敢相信,但理性告诉我,这是真的!

我从他们眼中看到的,是渴望回复到正常生活的希望,因为只有我们这些外卖小哥跑在大街上,才能说明这个世界还在有序运转。

还有一次,我经过一家医院门口时,一位晒太阳的阿姨忽然身子一倒,医护人员很快跑过去扶住她,抱着她往医院里面走。

1月23日凌晨两点多,打开微博,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

后来,一次性医用口罩也买不到了,有的药店门口的告示用醒目的深红字体写着:口罩、酒精、消毒液……都卖光了!

我能记住的,都是那些微小而真实的感动!

到了目的地后,打了收单人的电话,人家说自己没有点餐,今天他轮休,没有上班。

这天晚上,有个顾客通过跑腿业务,要我买N95。

是的,这时候的武汉,不是一座死城。每家每户的窗口后面,都有人!

他迟疑了一下,说:要,有总比没有强!

我觉得,听德彪西就是一场“因指见月”的过程——借由作曲家的手指得以瞥见那一轮明月。音乐的美,原来自理性的辨识。让我想到苏州沧浪亭的一副名联: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

滴滴通过多种形式鼓励用户了解和尝试平台上的绿色出行方式。“感知绿色”是推动绿色出行的关键一步。滴滴出行通过多部门协调、公益品牌创新等手段加强乘客对绿色出行的感知和社会价值共鸣。2019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滴滴与联合国环境署合作,共同发起绿色出行的倡导活动,通过线上倡导、话题互动、线下骑行活动等多种方式让上千万的人群对绿色出行有更深入的认知。在不久前的12月3日,滴滴打造了“全民拼车日”,让更多用户尝试绿色环保的乘车体验。该活动共有310万乘客参与,其中有68万乘客是首次体验拼车,活动累计分享195.2万个快车空闲座位。

在德彪西之前,巴赫、莫扎特乃至贝多芬和瓦格纳等,从巴洛克、古典到浪漫派,音乐语言虽有转化和开创,但万变不离其宗都是有调性的。德彪西没有被主流牵制,而是走向分岔的通幽小径。加强音乐中色彩、音色与节奏的表现,弱化了和声与旋律。作为探索音乐新发展的先锋,德彪西除了从绘画和诗歌中找灵感,没有可效仿的前辈。《月光》是受魏尔伦的诗《明月之光》启发,以及意大利北部贝加莫风光留给作曲家深刻印象所作。德彪西曾说:“我要在文学无能为力的地方开始音乐。”如今看来,音乐的流传的确大大升华和丰富了诗意。

大年初一,接到网友给医院送的特殊订单!

积极捐款捐物,助力国家战“疫”

那一刻我知道,点餐的人就是想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通过这种方式给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一点微小的帮助——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外卖,他不止叫了一单,也不止送了一家医院。

该商会会长萧惠君表示,虽然疫情期间港人港企都面临了不同程度的困难,但仍然相信在疫情过后,有国家各类政策的帮扶,企业能够回到正轨,更好地继续在京发展。(完)

东亚银行(中国)北京分行采取“逐步复工+居家办公”模式,实行弹性工作制,启动AB角轮岗轮班制,在缩短营业厅对外营业时间的同时,为客户提供远程线上服务。对一些受疫情影响的北京中小企业,银行“一户一策”研究信贷方案,助企业渡过难关。

虽然德彪西的音乐都有标题,如《大海》《牧神的午后》《帆》等等,但他并没有在老老实实讲故事,而是致力于唤醒人的感官,在聆听中开动大脑和灵魂,去理解和组合内容。思维可以像风一样自由。德彪西有一首钢琴曲就叫《平原上的风》,声音中的答案变幻莫测,似乎要具备面对辽阔平原的胸怀,才能分辨出乐声中散落的园圃和田野,葱郁的树木和余脉不知去向何方的山峦。钢琴声起伏滚动,如时而迟缓时而肆意的风,到底在宣叙什么,考量的是人的心灵。

这次,出来接单的是一位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

配合防控措施,支持北京防疫

大年初一,我在系统看到某医院呼吸内科的单子,单子一直没人领,这个时期,没有谁愿意跑医院的单,我一看,自己领了。

我不一样,我是做兼职骑手的,不干就拿不到工钱。

武汉封城后,不少市民见到我都很吃惊:这时候还有外卖?

香港专业人士(北京)协会青年事务委员会主委王柏荣对中新社记者表示,面对疫情,大家都是命运共同体。在抗疫的艰难时刻,港澳同胞与内地民众一条心,希望能共同战胜疫情。

其实不光是我们,环卫工人、医护人员、人民警察,在人们内心最恐慌的时候,他们每天都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正常情况下,外籍公民一旦申请归化入籍,直到宣誓入籍前的等候期内也需符合条件。拥有永久居留权的人士一般要等候期约5年才可以申请入籍;而与美国公民结婚者的等候期约3年;服兵役然后符合特定条件的人士,等候期在1年左右。

USCIS在公告中指出,如果移民的非法行为在归化期间被定罪或被监禁,并被裁定对良好品格有负面影响,那可能影响该移民的归化入籍申请。

德彪西坚持的声音美学期初并没有得到掌声和肯定,相反,惹了很多的争议和嘲讽。背主流而行大凡都会经历这些。但至死,德彪西也没有背离过自己的信念。晚年的德彪西罹患癌症,卧床不起。适逢一战打得如火如荼,轰炸声响彻巴黎的天空,警报拉响,可作曲家不肯让人把他抬出门,他说:“他们把天空弄脏了。”

按公司规定,我每天要换两次口罩,还要用消毒液给餐车、手套全面消毒,每天向平台上报身体情况。

一月份,别人都买好票准备回老家过春节,我决定留在武汉做兼职骑手:春节期间外卖人手严重不足,接单的价格比平时高很多,这对于债务缠身的我,是抵挡不了的诱惑。

坚守岗位的武汉环卫工人

德彪西就是忠于内心的人。

我后来问这个顾客,N95没有了,一次性医用口罩要不要?

1月21日,我的手机突然涌入大批订单,都是去便利店和药店取货的单子,并且都是买口罩的。

我又转头打电话给点餐者,几分钟后,他给我发来了新的地址,是一个社区的卫生服务中心。

他惊讶地望着我:“还有吗?”

当时,尽管听说武汉有病毒感染,但专家说了,武汉有全国抗击这种病毒最先进的研究所。以至于很多人当时都觉得,武汉的病毒和自己遥不可及。

武汉商场工作人员给顾客测体温

到医院时,总共11栋的医院非常安静,呼吸内科更是安静到听不出呼吸:没有微博中说的混乱场面,偶尔迎面走过几个戴口罩的人,有的脸上还挂着笑;点单的那位老人,我从他眼神中看出,他的状态不错。

周围站着的人:正在执勤的保安、医院两边商店的老板、一边晒太阳的病患,都非常平静的看着,一切都很平静,像没有发生的一样。

在京港澳企业、协会等积极向战“疫”一线捐款捐物。香港专业人士(北京)协会会长冯国佑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介绍说,疫情暴发后,内地部分城市的口罩和医用消毒酒精一度供不应求。协会动员会员,积极从境外采购口罩和医用消毒酒精等支持内地防疫。

“协会很多成员都尽其所能默默付出,希望为国家抗疫出一份力。”冯国佑说,协会还协调会员企业诺达科技筹备了3台智能机器人,供北京抗疫一线医院免费使用,希望减轻医护人员工作量,并降低医院出现交叉感染概率。

除夕夜,我给自己放了个假。第二天一大早,又赶着出门,因为疫情影响,有些平台限制了骑手接单的数量,整个武汉送外卖的人大大减少。

移民和公民服务局(USCIS)这次列出不能获得“良好品格证明”的共计14项非法行为,其中包括性侵等暴力罪行;银行诈骗等金融犯罪;也有选举舞弊等其他情节。而在这次扩大清单之前,移民局11日另外又定出新的标准,列明外国公民如果两次酒驾、药驾罪名成立并因此得到刑事惩罚,申请“良好品行证明”的过程同样会受到影响。

看到大家都在抢口罩,我也有点慌了,也给自己买了三盒口罩。

据了解,在京港澳商会、协会等积极协助北京市政府港澳办,及时向在京和即将返京的港澳人士转发北京市防疫政策信息。近期返京的港澳人士自觉居家观察,一些港澳机构和人士还主动向北京市政府港澳办了解防疫政策细节、反映人员发热情况。

我把踏板上的两袋外卖送给他,他看上去非常意外,连说了几声谢谢,转身就要离开。我叫住他,把餐箱里其他的外卖也拎出来。

下午,接到一个特别的订单,指名叫送到武昌某医院门诊部,叫餐的人一共订了十几份快餐,几个大手提袋把餐车全塞满了,剩下的只能放在踏板上。

直到1月20日,钟南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候谈到:武汉病毒“存在人传人的情况”——这一夜,我不知道身处病毒中心的1000多万武汉人是怎么过来的。

几天后,我的订单有了变化:点外卖的少了,买米面生鲜的多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说明不管疫情怎么发展,生活总得继续。

北京普腾德永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诺达科技)是一家港资专业机器人应用领域初创企业。公司2月中旬启动远程办公,目前生产力恢复至六成左右。公司首席市场总监林智祥对中新社记者表示,疫情令公司面临很大压力,近日北京市推出16条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的措施,很及时,期待公司能尽快复苏。

中国香港(地区)商会积极发挥桥梁作用,协助开展对在京港企的情况和需求调查,将北京市政府关于防疫和复工复产的政策信息传递给会员企业,会员企业也正在积极复工复产。

据了解,中国香港(地区)商会会员企业等也纷纷慷慨解囊,筹集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医用手套等,供武汉等地防疫使用。

北京濠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澳资公司,公司经营的澳门中心商场及写字楼于2月10日恢复营业。目前,入驻的35家企业中已有十余家复工。公司每天严格进行消毒等防疫措施,保障入驻企业复工安全。

企业陆续复工,期盼共渡难关

外卖到了目的地之后,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我尽量不和人面对面交谈,后来平台出台了无接触送货。

近期,在京港澳企业在积极参与抗疫的同时,也陆续复工复产。北京京港地铁有限公司(京港地铁)负责运营管理北京地铁4条线路,除做好日常消毒、测温等工作外,还针对企业复工复产带来的客流回升,专门制定专项预案,如随时做好加开列车、延长运营准备,设置客流观察点,根据客流情况采取限流措施等。

封城第一天,武汉人的表现很沉着,大多数人都待在家里,出门的人基本都戴上了口罩,也没有发生哄抢物资的事,看到这些,我也没有太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