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农民的致富路惠民政策和辛勤劳动让生活越过越好

中新网乌鲁木齐11月10日电 (赵泉友 梁永强)“过去家里只有10亩核桃,收入只能勉强糊口,两个孩子出生后,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我35岁那年出去打工,家里才有了存款。”时至今日,木尼亚孜·伊民仍对长达9年的打工经历难以忘怀,因为打工开阔了眼界,也学到了技能。

今年已54岁的木尼亚孜·伊民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一师代管五团沙河镇十连农民,虽然只有初中文化,却有一个善经营的头脑。家里不仅有32亩身份地,还有1台铲车和1台小型挖掘机,年均收入超过15万元,他依靠惠民政策和辛勤劳动走上了致富路。

对于回国的学生而言,有一部分是家里人出于担忧,一直在催促回国最终决定回国的;还有一部分则是主观上认为,在国内会比较安全;另外则有一部分是因为心理上实在是很煎熬不安,希望回到家中的。事实上,在海外留学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很孤独的,面对严重的疫情心理上会非常焦虑、非常无助,这个时候很多人可能会希望回到家人身边,至少他们是支持我们的,会让我们比较有安全感。

2001年,木尼亚孜·伊民来到十连附近三连的公司打工,先干些杂活,后来公司看他勤快,脑子灵活,就让他学开推土机、收割机。木尼亚孜·伊民进步很快,又学会了开铲车和挖掘机,随着技能的提高,收入也由以前的一年五六千元提高到两三万元。手里有了闲钱,他先买了22亩耕地,又买来一台铲车。

埃菲尔铁塔。/受访者供图

潘潘隔离的酒店。/受访者供图

“老板是个好人,便宜卖给我一台二手铲车,说什么时候有钱再给他车钱,还帮我联系活。”木尼亚孜·伊民说,一路走来遇到的都是好人,在公司一干就是9年,和公司里的师傅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像亲兄弟一样,有困难都是他们帮助。

飞机上的状况还好,由于现在疫情的状况,大家还是比较注意防护的,每个人都戴着口罩,还有一部分人戴着护目镜甚至穿着防护服。在抵达国内之后,不同的地区好像有不同的政策。

《天外世界》是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在遥远的未来,人类的脚步早已迈向了外太空,玩家在游戏中将不断探索宇宙的最深处,参与各大势力的明争暗斗,每一个决定都对故事将如何展开有着深深的影响。

持续几十个小时的奔波和检疫,潘潘有点累,但她没什么时间休息。手忙脚乱地写完作业,怎么提交又成了新的问题。由于网络不太稳定,她差点没赶上截止时间。好在最终还是顺利提交了。

潘潘转头看了看窗外,天已大亮。她未来的14天都将在这个房间内度过。

大概在10天内,法国确诊病例从200多一下增加到了4000多,且上涨速度越来越快。我们周边的学生都变得焦虑了起来,家里人也开始不断催促我回国。大概3月13日晚,法国政府宣布停课,我立马买了15号的机票回国。然后在两天内打包行李、退了房子、办理好各种手续准备回国。

2017年,木尼亚孜·伊民在新疆温宿县玉尔滚镇买了楼房,置办了自己的房产。去年又购买了一台小型挖掘机,不但方便了乡亲,而且自己也增加了收入。

如今,木尼亚孜·伊民的女儿已成家,女儿、女婿在加油站上班,有固定的收入。儿子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

但我也有一些留学生朋友们选择暂时留在法国。一方面有些人认为留在当地对于学习来说更便利,能够及时得到学校的反馈;另一方面也觉得法国政府的防控措施还可以,对当地的疫情防控有信心。但大体上而言,留下的学生们心理状态都还挺好的。

新京报: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归国之行吗?

潘潘:我其实算是比较幸运的一批,买机票的时候价格还好,也还有余票。但就在我买完机票之后,机票价格就迅速上涨,最贵的可能到了四五万;而且航班大面积取消,还有一些中转地不允许来自欧洲国家的人入境,现在已经基本上买不到机票了。

事实上,近段时间以来,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的确在逐渐增加。据国家卫健委消息,3月16日0-24时,我国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0例。其中,北京单日新增9例,出现新高。许多网友担忧,在国内疫情渐趋稳定的情况下,境外输入病例是否会导致疫情再度蔓延。

潘潘:其实忧虑还是挺多的。第一个就是学业方面,因为我们虽然停课了,但是线上的课程还是要继续,该交的作业、该做的项目也都得按时完成,但我回国后和巴黎有时差、有时候网络也不大稳定,所以比较担心之后的课程以及考试。

近日,一名从海外归国在酒店隔离的女子坚持要喝矿泉水与工作人员发生争执,一名从澳大利亚返京的华人不按规定居家隔离反而不戴口罩外出跑步,更是使得海外华人是否应该回国这个话题引爆舆论。

新京报:作为湖北留学生,在此次疫情中你的心态有何变化?

新京报:对于留学生该不该回国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隔离酒店的状况是随机的,但我还有其他回国的一些同学都觉得挺好的。其实虽然出现一些归国人员制造麻烦的个例,但我们这些回国的留学生一点怨言都没有,我们一切服从安排、听指挥,因为也不想给当地带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们都安安稳稳地呆在酒店接受14天的隔离。

2016年,木尼亚孜·伊民有了属于自己的铲车。他在十连党支部的鼓励和支持下,修桥、铺路、平整农田,什么活都干。谁家有困难记个账,有钱了再给,凭着人缘好和诚实守信,当年就还清了车钱,还略有盈余。

我们的飞机抵达上海后,大家需要在飞机上等待着被叫去进行询问和健康申报,大概一批50人,每个人的等待时间大概2-3个小时。申报、询问的内容主要就是去过哪些国家、身体状况如何、接触过哪些人群等等。出了海关还需要进行体温检测,之后就会分流,有的人被社区拉走进行居家隔离,也有像我这样的集中到酒店进行隔离。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天外世界专区

辛勤的付出让木尼亚孜·伊民的生活越过越好,明年,他打算换一台新铲车,招收2名徒弟,带着徒弟们一起奋斗,增收致富。(完)

潘潘是法国巴黎一所高等商学院的一名硕士研究生。16日下午,她刚刚经过20多个小时的飞行抵达上海。担心影响到家人的日常出行和可能会对他们的健康带来威胁,她自愿选择了集中隔离。

事实上,我的家人也是这样认为。最近几天一女子酒店隔离期坚持要喝矿泉水引发热议,但是比起让我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做好防护措施,我的家人在我回国前反而一再提醒我,一定要听工作人员安排,要讲规矩、讲道理,并且理解他们、尊重他们,特殊时期绝对不要给国家添麻烦,要服从安排听指挥。

在世卫组织宣布欧洲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震中”后,网络上关于欧洲学生是否应该回国的讨论甚嚣尘上。有人认为留学生暂不应回国,以防止输入病毒;也有人认为留学生应该回国,以保障他们的安全。

第二个其实也会担心自己未来的安排。因为我原计划是在法国完成学业,然后在当地找一份实习积累经验,之后再回国就业的,但现在因为这场疫情可能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现在会担忧能不能按原计划2年提前毕业、期间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实习、之后能不能找到工作等等。

最终决定回国的理由,一是因为法国疫情真的太严重了,而法国政府之前的举措也并不到位,法国当地民众可能因为文化差异对此也不重视,这让我们非常担心自己的健康安全——当然,最近两天法国政府的防控措施还是比较到位的,法国今天开始也全面封锁了;二是因为自己的心理状态吧,面对严重的疫情,又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并且还是非英语国家,语言障碍和文化冲突极大地加重了我的焦虑和不安,我想要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我想回家;第三个可能是我的个例吧,因为我们第三学期本就可以选择实习,不是一定要留在学校,而现在欧洲的情况肯定没办法找实习,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回国。

潘潘:其实要不要回国,我也是考虑了很久。法国疫情还不算很严重的时候,我是想在第三学期也就是4月初回国的。因为我们学校比较特殊,一学年分为三个学期,第二学期到4月初结束,之后的第三学期可以选择上课或者实习。所以我本想4月初回国,然后第三学期干脆就在国内实习就好。但是,我没想到法国疫情会发展得这么快。

“心理上的煎熬让我选择回国,但我不希望给国家增添任何麻烦”

3月17日凌晨2点,安顿下来后,潘潘坐在酒店书桌前,开始写她的课程作业。作业必须在巴黎时间16日23:59分前提交,她只剩5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决定回国的?为何做出这个决定?

其实,我也看到网络上有一些针对回国留学生不大友好的言论。但我认为,在国内疫情暴发时,我们大部分在海外的留学生都在积极地寻找物资,联系本科学校的校友会进行捐赠,真的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就是希望能对国内疫情有一点点的帮助。现在海外疫情严重了,我们作为中国公民也希望能回到自己的祖国,这也是我们的权利。当然,我们也积极向海关申报信息,不希望给国家添加不必要的负担。

新京报:对于选择回国,你有哪些担忧呢?

潘潘:事实上,海外留学生算是经历了两波疫情,一是国内疫情严重时,身处海外的我们会非常担心国内的家人朋友;二是国内稳定下来后,海外疫情暴发,我们又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全。尤其是我,我是湖北人,在国内疫情最开始暴发的时候,我真的非常煎熬,担心他们的安全,担心他们会和我隐瞒自己的状况。现在看到法国的状况,我的家里人又非常地担心我,我自己也会担心安全受到威胁。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我选择回国的原因吧。对我来说,此次疫情真的延续了非常长的时间,这几个月来我的神经一直非常紧绷,情绪也会比较低落。但是,昨天一落地上海,甚至一看到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我就有了心安的感觉。虽然因为武汉还在封锁中我没法儿回家,呆在上海也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我的心态转变了,我感觉回到这里我们是被保护、被照顾的。我身边也还有几位来自湖北的留学生正在接受隔离,但我们的心态都好了很多。

潘潘隔离的酒店。/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记者连线了一名在法国留学、日前刚刚回国、目前正在上海酒店接受隔离的留学生,听她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潘潘:我觉得,对于留学生要不要回国这个问题,得从两方面考虑:一是安全层面,二是心理层面。从安全层面上来说,要考虑疫情是否会严重威胁到自己的安全;从心理层面上来说,要考虑是否能够承担得住心理压力。

昨天,任天堂也宣布了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生产的NS主机及Joy-Con等周边设备,生产及出货延迟将不可避免。《集合啦!动物森友会》限定机的预售时间也会因此推迟。